首页

墨香之旅

返回

诞生记之田园(一)|秘笈

发布时间:2016-12-28点击量:

浏览大图

▋桑园

孩子们是喜欢桑园的,钻进去采桑椹吃,一面捉蚱蜢。我到今天还喜欢桑园,喜欢春天那密密交错着的枝条线结构画面,其间新芽点点,组成了丰富而含蓄的色调。

▼油画《桑园》

浏览大图

1981 年,我和《新华日报》的记者们一同到了家乡滆湖之畔的南新公社,我们坐了小汽船向湖滩驶去。像寻找失落了的情人似的.我站在船头激动地向四周探望.啪啪啪 啪的机船击水声实在太闹了,它打断我的情思,而我本想静听摇橹的咿呀之声的!多宽阔的河面啊!我全不相识了,公社杨书记说那是连接太湖和漏湖的运河,长五 十华里,十万民工一个月挖成的。啊!那是故乡的苏伊士运河!运河两岸密密的桑园,桑树刚吐豆大的芽。枝条交错组成了疏密有致的画面,其间透露出穿着鲜红明绿的姑娘们的身影,衬着江南春阴天气特有的银灰天空,这色调令我陶醉。偌大的渔网往往又横跨在大河上,隔着网看那遥远的渔船帆影和初透水面的芦苇新叶,帆影满湖芦芽短,是诗是画,我的故乡是诗画之乡!

▼油画《高粱与棉花》

浏览大图

▋高梁与棉花

那年月,由军队管理我们在农村劳动,白天整队去荒漠的河滩种地,每人肩扛着铁铣,铣如林。除了我们自己组成的铣之林,附近没有林.是一片枯燥乏味的平原,不吸引画眼。饥渴的画眼随时随地觅食,如发现一簇野花,便是美餐了。包 围我们的是庄稼地,或棉花或高梁,当清一色的她们长高了,便各自显出了身段之美,庄稼的青春之美不逊于花卉.远胜于花卉。我用油彩画过青高梁、红高梁、棉 花、玉米、冬瓜、苗圃……在不断写生中,我发现他们每天的形态不一样,生命从生长、成熟到衰老原来如此之迅速,她们是人生的缩影,并不断在警告人类,但人们没有重视她们以身作则的暗示,不会联想到自己的生命其实也一般仓促。

▼棉花

浏览大图
▼油画《高粱与棉花》局部

浏览大图

粮 食是我的图腾。南方的水稻和小麦个儿都矮,北国的高梁高高挺立,显得风姿绰约,而且威武。看高梁从幼苗而青春,满身苍翠,秋,通体艳妆,赤红的脑袋在蓝天 摇曳,实是一种骄傲。其时相邻的棉桃绽裂,白花遍野。玉米抽穗的时候,红色的穗像花,果实却严严包在层层青皮里,我偏剥开青皮,裸露其黄橙橙的籽粒,是无 理,无情,或有意有情。

▼红高粱

浏览大图

▼油画《高粱与棉花》局部

浏览大图

自己参加过劳动,也共享了收获的欢乐。假日,在地头用油彩写生熟透的高梁,秋风吹来,展示了孔雀开屏,我的图腾原来具孔雀之华丽。

我很珍惜这批在烈日照射下站在田间画的庄稼群像,当年作画的时候,也曾体味过凡·高心中燃烧的火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