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墨香之旅

返回

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|秘笈

发布时间:2016-12-26点击量:

浏览大图

小编:看了那么多吴冠中先生的短文,你想进一步了解他的学艺历程吗?你想知道他心中的“那人”是谁吗?三分钟浏览后便可揭晓答案!

在艺术中,我是一个混血儿。

我青年时期被强烈的求知欲驱使着,学西画,学国画,又学西画,在早期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的绘画系兼学中、西画,但主要是西画,国画课时少,近乎副科,同时喜爱国画而又认真学的学生是少数,我属少数派。

▼吴冠中《苍山洱海》

浏览大图

▼吴冠中《花港观鱼》

浏览大图

白天画西画,夜晚画国画。我之爱上国画,是与潘天寿老师的熏陶分不开的,我一向崇敬他的艺术风格。潘师个人重独创性,但他教学中主张临摹入手。我们大量临摹石涛、弘仁、八大、板桥及元代四大山水画家的作品,就是四王的东西,也经常要临临。

▼弘仁《丰溪山水册》局部

浏览大图

▼弘仁《丰溪山水册》局部浏览大图

我曾经短期尝试过放弃西画专搞国画,但感情似野马的青年时期,终于未能安居于水墨雅淡之乡,我狂热地追求色彩,后来反而是抛弃了国画到巴黎留学,专攻洋人的洋画去了!虽然如此,国画的因素却不断在我思想感情的深处发酵,并且随着岁月的推移和学习的积累,我愈来愈体会到国画和西画虽工具不同,但在艺术本质上是基本一致的,也正如石涛说的:吾道一以贯之。

▼石涛《巢湖图》

浏览大图

▼石涛《游华阳山图》浏览大图

近五六年来我又同时用水墨作画了。临摹国画时向古人求遗产,油画写生时向西方探宝。但艺术并不存在于表现方法之中,表现方法的丰富只是锻炼脚力的强劲,根本问题是往哪里跑。路是人走出来的,为捕捉自己的感受而寻路,“生活的美感”才是我数十年来上下求索的对象——“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(未完待续)

▼髡殘《苍山结茅图》

浏览大图

▼髡殘《岩穴栖真图》浏览大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