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文化聚焦

返回

毫不夸张地说,中国书法史如果掩去这些名碑,将只剩下一堆残编断简

发布时间:2017-11-29点击量:
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:

一席(ID:yixiclub)

▎导读

各位朋友,大家下午好。我叫陈根远,我来自十三朝古都西安。今天来到六朝古都南京,给大家分享千年碑林历史上的一些小故事,希望能带大家重回汉唐,穿越碑林。

4

大学毕业以后,我还像小时候一样,对文化艺术的宝库圣殿碑林充满了向往。我三次连续调动,第四次的工作单位就是西安碑林。所以我做到了咱们上一位讲者严明老师说的,把自己的爱好和谋生完全融为一体。

现在我给大家汇报,我还是蛮敬业的,经常7点钟我就在我的办公室开始工作了。我经常给别人说,到碑林工作是人生最大的幸福,不给钱都来,甭说发工资了,而且工资还挺高。

碑林的文化体量非常之大,当然首先它是一部立体的中国书法史。在中国几千年的书法史上,秦到唐之间主要是靠碑石流传。虽然还有简牍和帛书,但是主要是碑石。因此秦到唐之间可以称之为中国书法史上的碑石时代。

而在秦到唐之间,陕西几乎一直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。在古代的一元社会里,首都是别的地方根本不可相提并论的,所以这个地方留下的碑石也是中国任何其他地方都望尘莫及的。比如说大书法家颜真卿的碑石。

浏览大图


唐 张旭书《肚痛帖》

8

碑林的行书碑也非常之多,比如说《怀仁集王圣教序碑》。当年玄奘为了求取真经,多次给国家进出境管理局上出国申请,没有人理他。玄奘等了很长时间,实在等不了了,于是直接走了。

他17年遍历南亚,成为一代高僧,回来的时候背了600多部经书。李世民也不提玄奘当年私自出国,他将玄奘安排在弘福寺译经。译了一部分后,玄奘就申请让李世民给作了序,所以叫《圣教序》。

这个将近两千字的碑文,碑文最后一部分是《心经》,只有260字,是中国最简约的佛经。实际上《心经》有非常多的人翻译。玄奘翻译得非常好,所以我们知道的《心经》都是玄奘翻译的。

序作好了以后,弘福寺的沙门怀仁,就是玄奘的弟子,从内府收藏的王羲之书法中一个字一个字挑出来,把这一千多字的碑文集成。

浏览大图


唐《怀仁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》

12

这是张旭的《断千字文》。上个世纪,中国帖学的大师沈尹默先生说,中国书法十分高妙。妙在哪里?无声而有音乐之和谐,无色而有图画之灿烂。

而张旭就是把书法的音乐美发挥到极致的一个大师,而且是一种天才的抒发。中国讲究无法之法是为至法,就是你在它这里头它就无法可依,但是又无不有来处,这是极高的一个境界。

浏览大图


唐 张旭书《断千字文》

刚才好几个都是国宝级文物,我们有19件(组)国宝,中国绝大多数的省没有超过这个数字,一个省没有超过我们这个博物馆。

晚唐出现了一个最重要的书法家,叫柳公权。这是碑林的一个名作。

浏览大图


唐 柳公权书《玄秘塔碑》

13

杜甫曾经有一句诗说“书贵瘦硬方通神”,我觉得用在柳公权身上实在是合适。他的书法瘦挺雄健,被称为柳体,所谓“颜筋柳骨”。当时他在国外都享有声誉,像高丽等国家来中国的时候,屁股后面都别一个钱袋。钱袋上写着“以购柳书”。就是专款专用,不敢在路上喝啤酒了。当时的王公大臣如果不能够取得柳公权的书法为自己的爸爸立碑,“人以子孙不孝”。

柳公权的为人也跟他的书法一样,非常地耿介。晚唐的皇帝多数都能力有限,因为国家大,难出政绩,也不愿意干,所以工作都不怎么出色。有一天皇帝上朝兴致颇高,就跟柳公权说,爱卿,怎么样才能把字写好?柳公权心说这皇上老不上朝,我得给他提意见。马上说皇上,心正才能笔正,笔正乃可法也。史书记载,帝为之改容,知其以笔谏也。皇帝马上脸就变了,知道是他拿书法提意见了。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牛的大书法家。

我小时候中午爱听小说连续广播节目,我就跟着我哥坐在那个可破的桌子上,临柳公权的《玄秘塔》。这是我不才,上大学的时候在我们那个8个人4个上下铺中间的小桌子上,在练柳公权的书法。虽然练得不行,但是柳公权的英雄形象凝固在我的脑海里。

浏览大图


17

当时国民党的元老李根源在洛阳跟他一块开国是会议,买了93个唐墓志,其中包括王之涣的墓志。这93个唐墓志才花了2000块。而这93个唐墓志当时拉到江苏省的省会苏州的时候,拉了两火车。《熹平石经》这么一块,够买四火车的唐墓志。

1937年碑林大修好了,于右任把这个碑石捐献给了西安碑林。后来日本人开始轰炸西安,当时陕西考古会的会长张扶万,抱着这块碑石坐着马车回到了老家富平,吊在家里后院的一个枯井里。老汉弥留的时候还给孩子说,这是于右任院长的东西,一定要还给于院长。所以它珍贵之至。

中国历史上第三次刻经,就是837年刻的儒家的十二部经书,叫《开成石经》。当时有114石,228面,65万字。主持这一项工作的是国子监的祭酒和总理,他是行政和学术的双一把手,他叫郑覃。

而930年前,碑林的建立最重要的是保护这个中华原典,所有我们知道的名言都在里头: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;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;学而时习之,不亦乐乎。

浏览大图


西安碑林博物馆藏《开成石经》